相关新闻

保护“小”区大效益

2004-01-10 12:14:59
赴江西婺源考察自然保护区小区建设情况的汇报
湖南省林业厅野生动植物保护处 谢志红

  为促进自然保护小区事业发展,加快我省生态建设步伐,我处与世界自然基金会(WWF)中国分会长沙办公室合作,于12月23—26日,共同组织湖南省自然保护小区建设考察团赴江西婺源县进行了实地考察学习。参加考察的人员有我处和衡阳、常德、长沙市林业局野生动植物保护科(森保站)从事自然保护区管理工作的同志、浏阳市、衡东县、汉寿县林业局分管林业的县(市)级领导、林业局长、保护站长、有关乡镇长、以及汉寿县旅游局的负责人共计19人。WWF有4人参加了本次考察活动,并为活动提供了资金支持和后勤服务。婺源县林业局金局长和郑高工精心安排了考察路线,并陪同我们进行考察。

  一、 婺源县自然保护小区建设基本情况
  婺源县地处赣、浙、皖三省交界,全县共有人口30余万,地貌类型为八分半山、一分田、半分水路与庄园,森林覆盖率为81.5%,森林蓄积量为869万立方米。该县属重点林区县,农、林、茶为其三大传统支柱产业。

  在经济发展过程中,婺源县天然林因遭到严重破坏,一度出现急剧下降的被动局面。为充分发挥森林生态效益,改善生态质量,1992年,由县政协牵头,县政府办、林业局协助,婺源在全国率先开展了自然保护小区规划和建设工作。主要通过“自筹、自建、自管、自受益”,采取山林权属不变,由林业主管部门协助进行规划和管理的模式建立自然保护小区。经过10余年的不懈努力,目前,婺源已由县政府发文,正式建立了300余个自然保护小区,总面积达4.36万公顷,占全县土地面积的14.5%。这些自然保护小区,面积大的有数百公顷,小的只有几公顷。不仅有效地保护了婺源的自然生态系统和生物多样性,改善了村庄人居环境,而且较好地解决了农村经济发展与生态保护的矛盾,促进了农村生态产业的发展,因此,得到了国内外自然保护机构和专家学者的赞同。婺源县也因此被誉为“中国最美丽的农庄”,获得了维也纳世界发明者协会颁发的“世界科学与和平贡献奖”,并被列为全国生态农业试点县和国家级生态旅游县。1995年,在全国林业厅局长会议上,婺源建立自然保护小区的作法,被誉为林业分类经营的“婺源模式”而在全国推广。

  二、 主要经验
  婺源县的主要经验有:
  1、自然保护小区的运作要点是:靠自己、靠宣传、做群众工作。即主要通过群众“自筹、自建、自管”来达到“自受益”。婺源的保护小区主要建立在村庄前面的“水口林”、背后的“来龙山”等“风水林”或农田、村庄周围的防护林的基础之上,群众本身对这些地方自发的保护意识较强。通过林业部门加强宣传、县政府发布通告,提高群众对保护生态系统和野生动植物资源的认识后,比较容易带动村民自觉参与到保护工作之中。再加上生态旅游等产业活动的开展,群众不仅能直接感受到保护小区的生态和社会效益,而且能从门票、旅游纪念品等生态产业中直接得到经济效益。

  2、 自然保护小区的划建原则是:因地制宜,不拘面积,以小取胜。在典型森林生态系统、主要河流和水库的水源涵养林、珍稀野生动植物主要栖息和繁殖地、具有较高旅游价值的风景林所在地等,均可划建100至2000余亩的自然保护小区。这些自然保护小区面积虽然不大,但其生态、社会和经济效益却十分明显。如在一个面积仅有100亩的兵营林保护小区,栖息有鸟类80余种,其中还发现了世界珍稀濒危种—黄喉噪鹛;在赋春镇鸳鸯湖保护小区,每年有2000余对鸳鸯栖息湖边,不仅是亚洲最大的鸳鸯栖息地,也成为了婺源的一个生态旅游亮点,每天可创4万余元的收入。在目前国家财力尚不足以支持保护工作的情况下,可以说,正是自然保护小区面积的“小”,缓解了社区发展与保护之间的矛盾,从而得到了更多群众对保护工作的理解和支持。

  3、 自然保护小区的管理策略是:运用多种政策,迭加影响,加强保护。很多保护小区同时又是封山育林区,不仅加强了对保护小区的管理,而且封山育林费还可为保护小区的管理提供资金支持,如护林员的工资等。此外,各乡(镇)均有经群众大会通过的护林公约,并在保护小区旁竖立告示碑牌,做到“自己的村庄自己保护”;对于跨乡(镇)建立的自然保护小区,由县政府协调管理,对于跨村建立的自然保护小区,由乡(镇)政府协调管理;对于已划建自然保护小区的区域,采取不发放砍伐许可证和控制砍伐树种、数量、规格等办法,加强管理。同时,配合村规民约,县人大和县政府先后颁布了封山育林、生态公益林管理、名木古树管理等法规,实行村规民约和法规并举的保护管理措施。

  三、 问题和不足
  划建自然保护小区是合理解决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社区可持续发展之间矛盾的较佳途径。通过学习“婺源模式”,我们得到了许多有益的启示,为我省开展自然保护小区的规划和建设工作开拓了思路。但同时,我们也看到:由于婺源保护小区的建设工作起步较早,受社会、经济等种种因素的局限,难免存在一些不足之处。如划建的保护小区没有长远规划,一些生态旅游活动开展得较好的保护小区,被挂上“风景名胜区”等其他牌子后,林业部门的管理反而受到排斥,不仅资源的管护费用无从支付,而且出现了环境污染或与景观不协调的建筑等,不利于保护与利用的可持续性。此外,由于自然保护小区的权属和法律地位问题,林业部门无法干涉保护小区内的盲目开发、建设项目。

  四、 对策与建议
  我省目前已划建自然保护小区226个,总面积为31万公顷,占国土面积的1.46%。根据婺源建立保护小区的经验和教训,再结合我省的实际情况,我们认为,要合理地划建保护小区,并巩固保护小区的建设成果,应该做好以下几项工作:

  1、加强宣传,提高认识,正确引导。各级林业部门应加强对建立自然保护小区重要意义的宣传。通过宣传、引导、示范和组织,由乡(镇)政府牵头,林业站配合,帮助当地的村民,采取自建、自管、自受益的形式,把村庄周围的天然林,规划立牌建成自然保护小区。同时配合产业结构调整,大力发展种、养殖业和生态旅游业,改变林农观念,增加林农收入;并通过沼气的推广应用,来减少薪材消耗。

  2、积极争取地方政府的重视和支持,尽快拟定有关保护小区的地方性法规或管理办法,争取人大通过立法。同时,请地方政府出面协调各有关职能部门,对保护小区的规划和建设原则达成共识,树立“生态优先,资源有偿”的观念。对于生态旅游活动开展较好的保护小区,应从门票等收入中提取一定比例的利润用于保护小区的建设和管理。

  3、调整思路,更新观念。把保护小区的建设重点放在村前屋后呈零星分布的天然林上,不片面追求大面积、大规模,从而形成保护小区不“小”,与保护区在面积与管理上均无区别的误区。

  4、 尽量采取由乡(镇)林业站进行技术支持和引导、当地村民参与保护小区管护工作的管理模式,实行村站共管。

  5、充分发挥多种政策迭加影响和资金优势,从封山育林费或森林生态效益补助资金等经费中适当提留,作为保护小区管护费用。



WWF 世界自然基金会  长江生态区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