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F支持中国修订《野生动物保护法》呼吁穿山甲保护升级

2020-05-19 14:04:35

2020年5月19日(北京)—世界卫生组织于本月初确认新冠病毒源自自然界。新冠病毒肺炎和近几十年世界各地爆发的动物传播疾病引发的疫情凸显了各个国家需要采取刻不容缓的行动提升生态安全,加强野生动物贸易监管,使人们认识到非法及不受监管的野生动物贸易给人类健康带来的潜在威胁。

2020年2月24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做出决定,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已开启对现行《中国野生动物保护法》的修订工作。

世界自然基金会(WWF)支持立法机构修订和完善法律制度。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召开前夕,WWF根据四十年来根植在国内生态环境保护领域的工作实践,对野保法的修改提出主要建议,并针对我国对部分濒危物种的利用和消费,WWF建议将中华穿山甲的保护级别从国家二级保护野生动物提升至一级,加强对穿山甲救助和其栖息地的保护,严厉打击穿山甲盗猎和非法经营利用的行为并加大惩罚力度;还建议逐步取消老虎养殖场,仅允许国际认可的科学繁育场所,通过血统登记进行管理和有效监督,以确保虎及身体部分不流向市场。

   主要建议还包括:

一、完善立法宗旨。

    WWF建议应从“维护国家生态安全、维持生态系统健康和服务功能,实现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高度进行立法,强调保护优先,尤其是对野生动物栖息地及其所属生态系统的保护。建议适时考虑将法律名称改为《野生动物及栖息地保护法》,加强对于未被列入自然保护地的重要栖息地保护,让野生动物能够在自然环境中可持续地健康存活。

二、扩大保护范围。

    本着“普遍保护、限制利用、严格监管”的原则,对于濒危物种、尚无成熟人工繁育技术、或者违背公序良俗的野生动物食用及药用开发,应严格监管。WWF建议在目前的分级管理基础上,实行更广泛和清晰的分类分级管理,将国土范围内天然分布的所有陆生脊椎动物以及水生野生动物,都纳入保护范围,再按照国家一级、二级重点、地方重点和一般保护动物进行管理,取消现行的“三有动物”目录。

三、严苛制定利用标准。

    应该对用于食用或药用的人工繁育种群做比较清晰的界定,并实行非常严苛的标准。这种标准至少包括三个:一是人工繁育技术应该成熟稳定。如穿山甲属于繁殖技术即没有被突破,成本又很高,不应被商业化利用;二是野外种群不濒危。如老虎在野外已处于濒危状态,但人工繁殖数量却有几千只,如允许利用,势必激发市场需求而威胁野外种群;三是人工繁育应当遵循公序良俗和伦理层面的标准,比如对黑熊这种野生不濒危繁殖技术也成熟的物种,不应当允许“活熊取胆”的残忍利用行为。

四、加强水生野生动物保护。

    《野保法》应对水生野生动物加大关注。应该加强水生生物保护方面的审批管理,确保水生野生动物行政许可工作规范、有序。

五、明确惩罚措施。

    建议买卖同罪,加大惩罚力度,提高犯罪成本。同时细化执法规则。

六、鼓励社会参与。

    WWF建议在现有法律框架下加入公众参与和社会监督机制,例如在制定国家和地方保护名录、可繁育名录时,邀请民间机构和公众代表参与,并为公众监督举报提供顺畅的渠道。

    “没有哪一种文化或传承,值得以一个物种的灭绝为代价!”WWF北京代表处副总干事(项目)周非说,“我们想传达的理念是,保护濒危物种的野生种群,是为了保护其生态价值和生物多样性,而不是作为食用或药用的资源。野生动物在生态系统中的价值远远超过它们的肉、牙、骨、角或鳞片的价值。”

    WWF视野生动物保护为生态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野生动物保护法的修订应切实为维护生态安全,促进人民健康而服务。WWF愿为政府和执法部门提供基于科学调研为基础的政策建议,全球保护经验和打击非法野生物贸易的能力建设,支持加强公众宣传教育,充分认知野生动植物和人类是命运共同体,从而摒弃不可持续的消费行为。

 


更多信息请联系:

李晓嘉,世界自然基金会野生物贸易项目宣传经理,xjli@wwfchina.org




WWF 世界自然基金会  公益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