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熊猫栖息地有效管理

大熊猫目前仅分布在四川、陕西和甘肃三省的秦岭、岷山、邛崃山、凉山、大相岭、小相岭6个相互隔离的山系中,栖息地总面积约300万公顷。由于长期以来大熊猫栖息地不断丧失、退化和破碎化,大熊猫野外种群已被分割成18个相互隔离的孤立小种群。不仅如此,由于早期保护规划没有考虑大熊猫栖息地的连通性和完整性,加上以行政区域为单元的保护区分散管理模式,大熊猫及其栖息地的保护和管理缺乏不同区域间的相互协作与连通,仍有近一半的大熊猫栖息地和三分之一的野外种群,由于仍在保护区网络之外而没有得到最有效的保护。因此,推动大熊猫栖息地的有效保护与管理,依然是WWF大熊猫保护工作的重点之一。

大熊猫栖息地保护区网络建设

在中国政府和WWF的共同努力下,截止2012年,已建立了大熊猫自然保护区62个,这一保护区网络覆盖了近57%的大熊猫栖息地和71%的野外大熊猫种群,因此近一半的大熊猫栖息地和三分之二的大熊猫种群得以有效保护。

从具体山系看,秦岭山系的大熊猫保护区网络已经比较完善。截止2008年底,WWF与陕西省林业厅合作,在已有的5个大熊猫保护区的基础上,共支持新建了14个大熊猫自然保护区和6条大熊猫走廊带,使得秦岭大熊猫保护区的面积达到了526,645公顷,覆盖了所有秦岭大熊猫的栖息地。推动建立了大熊猫自然保护区网络,大熊猫保护区面积也从60年代的32.8万公顷扩展到目前的324.9万公顷,扩大了近10倍。

大熊猫走廊带建设

WWF与四川、陕西、甘肃三省林业主管部门和专家在综合分析大熊猫栖息地破碎化状况的基础上,识别出了13条最优先的大熊猫走廊带系统,通过对关键走廊带的管理和保护,促进大熊猫栖息地的有效连通。

案例 泥巴山走廊带
2012年,WWF为泥巴山廊道制定了廊道植被恢复规划,截止2012年年底共累计恢复150公顷植被,希望为不同种群大熊猫之间的交流、繁殖搭建了一个畅通的“走廊”。

案例 国道108秦岭隧道走廊带
由于秦岭大熊猫栖息地被道路、村镇等分割成若干个相对孤立的栖息地,各栖息地分别栖息着相对独立的大熊猫居群。针对这一现状,WWF在秦岭分别支持建立了6条大熊猫走廊带,以期从长远解决大熊猫居群之间的基因交流问题。2005年,WWF在108国道秦岭隧道上方区域支持开展了生物走廊及大熊猫栖息地恢复项目,针对野生动物走廊和大熊猫栖息地面临的威胁开展了一系列的活动,包括:
 对该区域内的日本落叶松进行疏林改造,使林下竹林得到恢复;
对隧道上方废弃公路过往车辆及游人进行了严格管理,开展定期的巡护监测工作;
选择性的拆除部分封山育林用的机械围栏,为大熊猫等野生动物提供更加方便的动物通道;
 在与大熊猫走廊及大熊猫栖息地临近的社区开展环境教育宣传、中蜂新法饲养、节柴灶改建以及社区服务产业的试点工作等;
通过人工恢复竹林、设立宣传牌等方式,对外宣传秦岭大熊猫保护以及走廊带保护的重要性。

志愿者为小朋友介绍国道108秦岭隧道大熊猫走廊带。邓佳
志愿者为小朋友介绍国道108秦岭隧道大熊猫走廊带 ©WWF

大熊猫及其栖息地监测体系建设

正如医生有一套系统科学的人体医学检测标准体系,用来评估人体的健康状况一样,如今,大熊猫也有了一套全国标准统一的《大熊猫及其栖息地监测技术规程》,每年春秋两季,在大熊猫分布的各个山系62个大熊猫保护区,同期开展按统一标准布置的千余条大熊猫样线的监测工作,全面系统地收集有关大熊猫种群、栖息地及外部威胁因素等数据与信息,给大熊猫野外种群的生存状况“医学把脉”。

这一规程是国家林业局于2009年底正式发布实施的,并上升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林业行业标准,是国内第一部以单一物种为监测对象的国家标准。该规程是过去十余年来,WWF在岷山和秦岭等山系试点和推广的大熊猫巡护与监测体系基础上发展和建立起来的, 过去10余年来,WWF对大熊猫巡护与监测体系的方法总结和经验建议有力地推动了这一规程的完善和实施。

WWF支持保护区使用先进的红外相机技术进行监测。上图为红外相机拍摄到的野外大熊猫。 WWF
WWF支持保护区使用先进的红外相机技术进行监测。上图为红外相机拍摄到的野外大熊猫。©WW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