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与示范

政府机构担当着公共服务提供者和监管者的角色,他们规范引导着中国的企业和公民的行为,包括碳排放的行为等。如果说,中国政府的导向决定着整个国家的二氧化碳的排放情况,这绝对是不夸张的。

地方政府

地方政府=市民行为的塑造者

在中国,政府机构可以通过资助和提供公共服务的方式直接约束企业和公民的行为,以及用具体、可执行的规章管理着绝大多数企业和公民。从本质上讲,如果控制碳排放最小化的原则可以渗透到公共服务行为和法制规范中,那企业和公民同样会排放最少量的二氧化碳。如果政府增加碳排放到最大化,企业和公民同样会排放最大量的二氧化碳。

比如说,如果社会的公共服务提供了便利的交通运输系统,密集的公路和交通设施,买私家车的市民将会增多。如果政府增加监管密度,在市中心多建设区,购买汽车的市民会少。

此外,中国的大多数企业和人民都在城市,且这个比例还在逐年增加,所以城市的政府机构会影响决定着越来越多市民和企业的行为。

不幸的是,尽管政府有能力出台利于碳排放最小化的公共服务和规章制度、继而建成低碳城市,但是因为缺乏清晰的导向,政府机构在此道路上阻碍重重。

我们的低碳城市倡议书提供了一套指导手册,详细说明了市政府最大限度地减少城市碳排放量的方法。这些建议潜心研究了现实中中国和世界各地的城市努力减少碳排放的案例。它具有广度,深度,一站式的特性,给予了城市政府一致,全面,易用的帮助方案,使他们以一种周全的方式建设公共服务和法律规章。

在未来,倡议将提供一个排名机制,名列中国各城市努力的进程和效果。

中央政府

中央政府=地方政府行为塑造者

城市政府的重点事务是由中央政府规定的。

中央政府负责颁布宏观的目标,具体实施地方政府负责。例如,中央政府指示省级政府达到一定的碳排放目标,省级政府再指示市政府一些特定的目标,市政府为此融资注资,采取行动,以达到目标。

我们的“国家政府团队”正致力于一项开拓性的研究,这项研究评估了所有那些目前没有被包括在GDP计算里对人们生活的正反两方面影响。例如,当中国实行二氧化碳排放量最低/合理化发展GDP原则时人们的健康和能源安全水平更高,与中国实行二氧化碳排放最高/GDP最大化的原则时人们更低的健康和能源安全水平做对比。

这样的研究会显示出只通过衡量中国生产的所有商品和服务来计算GDP的方法是有缺陷的。这项研究应该不会导致GDP被其他所代替来评估我们的经济。然而,它会显示出缺陷,因此,不可能在二氧化碳减排的好处如此明显的特殊时期达到GDP的最大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