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次全国大熊猫调查专题

2015-02-28 00:00:00


小通道 大作用


WWF在大熊猫分布区开展了1处动物通道建设与监测示范。

夕阳下,公路绵伸向远方,一条蛇蜷缩在余温未尽的柏油路上享受着阳光的抚摸,这时,一辆摩托车疾驰驶过,“砰”的一声,蛇再也不能享受太阳……次日,一只知更鸟发现了自己喜欢的蛇肉午餐,停下来准备饱餐一顿,它伸长了脖子,可是,一辆轿车迎面撞来,从此它只能拖着折翼的翅膀行走着……太阳又重新升起,饿得发晕的乌鸦看到路边垂垂欲死的知更鸟,一个漂亮式俯冲,却倒霉地碰上了拐弯处的大货车……这是一起发生在英国乡村公路上“连环命案”的真实写照。
——Richard Forman《道路生态学》


乡村道路上的大熊猫

东凉公路是秦岭佛坪县境内东河台村至凉风垭之间一条普通的乡村道路,全长14.1km。公路两侧由陕西观音山自然保护区管理,东河台村老百姓的集体林就位于保护区内。这一区域处于秦岭大熊猫保护的核心位置,是重要的大熊猫走廊带。公路两侧分布着大熊猫、羚牛、豹猫、青鼬、斑羚、毛冠鹿、红腹锦鸡等珍稀动物。
在保护区的日常监测和与WWF合作开展的走廊带恢复项目中发现,东凉公路两侧有多次大熊猫等野生动物翻越公路进行迁移。虽然是普通的乡间公路,但随公路而来的车流和人为干扰非常大,而当地野生动物种类多、数量大,东涼公路对大熊猫等野生动物所带来的负面影响也越来越明显。
 
(大熊猫翻越东凉公路,2006)

动物的穿越与隔离
2011年开始,WWF与观音山保护区和研究团队合作,开始调查和评估在东凉公路沿线为野生动物设置通道的可行性。在保护区开展的多年大熊猫及其栖息地巡护监测资料的基础上,2011至2012为期一年的重点调查将回答几个关键问题:1. 道路两侧哪些是动物分布的密集区,哪些区域干扰较大?2.计划为哪些物种设计通道?3.在哪里建设通道,通道建设要采用怎样的形式?4. 通道建成后如何监测来跟踪它被动物利用的效果?
 
(东河台----凉风垭)
我们采用红外触发监测与人工样线监测结合的方法对公路两侧的野生动物活动和野生动物穿越公路的情况进行更为细致的调查,同时掌握公路两侧人为干扰的情况。
 
(调查中在公路两侧拍摄到的青鼬实体,2011)
 
(调查中东凉公路上发现多处的豹猫粪便,2011)
 
(调查中在公路上发现的鬣羚尸体,2011)
 
(公路上发现多处红腹锦鸡的足迹,2012)

为动物建通道
经过一年的野外调查,东凉公路上的动物通道采取对已有的桥梁(涵洞)进行改造、搭建路基缓坡两种形式,并且在干扰较大的路段设置标识牌。沿线共设计了7处涵洞形式的动物通道,2处缓坡形式的通道,11处宣传牌。同时在设置通道的周围进行植被的修复和改善。

涵洞改造




 
(沿涵洞一侧为动物修建的下穿式通道,2013)

 
(沿涵洞一侧为动物修建的下穿式通道,2013)

搭建缓坡


 
(沿一侧路基为动物搭建的缓坡,2013)
 
(沿一侧路基为动物搭建的缓坡,2013)


设置通道标识

 
(东涼公路沿线动物通道标识)
 
(东涼公路沿线动物通道标识)

 
(东涼公路沿线动物通道标识)

恢复植被
 
(在道路两侧进行植被恢复,2014)

 
(道路两侧进行植被恢复,2014)

小通道的大作用
从2013年开始在通道建成后,针对其利用效果的监测也随即展开,包括在涵洞的一端和缓坡周围安装红外触发相机记录野生动物活动情况,定期地进行人工监测记录野生动物活动的痕迹。
 
(在涵洞一端的入口处安装红外相机,2013)

 
(在涵洞内定期进行人为监测记录动物活动痕迹,2014)

在通道建成后的一年里,通过监测发现已经有超过11种动物利用通道,包括羚牛、豹猫、果子狸、黄鼬、青鼬等兽类利用动物通道进行迁移。

 
(羚牛利用动物通道留下的粪便,2014)

 
(羚牛通过动物通道,2014)

      
(豹猫通过动物通道,2014)

 
(动物通道入口处的星鸦,2013)

 
(搭建的缓坡通道上发现的动物痕迹,2013)


借鉴与启示
在大熊猫分布区内,有很多像东凉公路这样穿越保护区或保护区周边的低等级乡间公路,对野生动物的保护有关键的影响。这种把既有公路桥涵改造成动物通道的方式可行实用,而且造价很低,对于其它类似的县乡级道路是很好的借鉴。
 
(东凉公路的冬天, 2013)

我国道路建设发展迅速,对生态系统造成的压力也越来越明显。道路路网在给人们生活带来便利的同时,也给野生动物保护带来挑战。道路的修建、运营与生态环境、物种保护之间的矛盾该如何协调?道路建设给野生动物带来的影响该如何减缓和消除?一系列问题值得建设者和保护者共同思考和重视。动物通道成为或可成为平衡这种关系很好的工程应用之一。

(图文:WWF,张洪峰,陕西观音山自然保护区)

延伸阅读:

什么是野生动物通道?
野生动物通道是指位于道路上方或下方,用来协助野生动物迁移的通道。一个成功的野生动物通道在形式上应很好地融入工程与环境中;在功能上不仅可以有效减少野生动物交通事故的发生,而且可以连接被分隔的栖息地,缓解道路引起的栖息地破碎及阻碍种群交流等不利影响。

动物通道有哪些种类?
野生动物通道从形式上可以分为三种,即上跨式通道、下穿式通道和缓坡通道。上跨式通道主要是以搭建“过街天桥”的形式修建,使野生动物从道路上方通过;下穿式通道则是在道路下方修建通道,让野生动物从道路下方通过,主要形式有高架桥、涵洞、涵管、地道等;缓坡通道是通过改造路基,降低道路路基两侧的坡度,使野生动物穿越道路的一种通道形式。
野生动物通道按照大小可分为大通道和小通道两大类。当野生动物通道直径或高度小于1.5m时,将其划分为小通道。小通道主要是为两栖类、爬行类以及小型哺乳动物等小型动物设计的;当野生动物通道直径或高度大于1.5m时,则将其列为大通道。大通道主要是为大中型哺乳动物设计的。

国内外动物通道经典案例
 
 
荷兰A50高速公路上的一座“绿色天桥”(张洪峰)

 
澳大利亚圣诞岛国家公园桥梁形式“红蟹通道”(Eric Pickhartz)
 
美国蒙大拿州的一座"动物天桥"(Clevenger)
 
加拿大纵横高速公路Banff国家公园段用石头砌成的野生动物通道(H. Bekker)
 
德国格芮维斯米勒恩附近A20高速公路上的野生动物通道(《世界地理》2012)
 
回迁藏羚穿越青藏铁路可可西里通道(沈均梁)
 
藏野驴通过青藏铁路桥(姬明周)


(文字:张洪峰,WWF)

首页 | 上一页 下一页 | 末页   当前页码:5/13   共 13 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