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次全国大熊猫调查专题

2015-02-28 00:00:00


建筑在说话


过去十年中,WWF在大熊猫分布区的保护区或森林公园周边支持建立了8个访客教育中心,宣传保护知识,推动负责任的旅游行为。


在山里盖房子不是件容易的事,需要解决和协调的问题一箩筐,地理因素,气候条件,土地权属,物料运输,材料价格,施工周期,以及周边老百姓的态度……每一个环节都远比城市和平原地区耗费心力。能够看着平地而起的房子,安然和谐地在那里很多年,它本身就是一种力量。恰如果戈里所说,“惟有建筑在说话”。

建筑物语一:变废为用

10月的秦岭,在厚畛子镇铁甲树一带,远处浓密的针阔叶混交林映衬着近处的七八幢房子,深秋的风把林子里挂不住的叶子吹得散落开来,铺在通往各幢的小径上。这里还有另外一个名字,“熊猫山庄”。

这是一处厚畛子林场管理的地方,在“熊猫山庄”前,它是铁甲树一带的垃圾场。2000年前后国家停止了商业性采伐,对于有着几百号工人的林场,基本的运行和职工的收入都成了问题。不能上山砍木头,资源更需要好好保护,发展森林旅游还是个不错的选项,也可以同时解决一部分职工的就业岗位。林场的一部分便成为了后来的黑河森林公园。
厚畛子区域是大熊猫分布的最北界,也是大熊猫的一个关键走廊带。2003年开始,WWF在这里开始了生态旅游示范。为了推动与当地森林环境兼容的建筑风格,WWF和厚畛子林场早早开始了细致的准备——与设计师一起反复考察地段,比选方案,筹措资源……大家齐心努力,经过两年的建设,原来的垃圾场成了远近闻名的 “熊猫山庄”,运营后每年收入的10%用于林场开展大熊猫巡护监测工作。

 
(陕西周至县厚畛子镇 深秋的“熊猫山庄”)
2014年,林场的一处旧房被改造成为“秦岭自然学堂”。这是一栋上世纪九十年代的老建筑,用途历经更替后又被闲置多年。WWF利用现有的场所加以改造,在这里开展系列教育活动,成为颇受游客欢迎的自然学习好去处。
 
(黑河森林公园 闲置的建筑被改造成“自然学堂”)

 
(黑河森林公园 “自然学堂”内部)


建筑物语二:细节诠释教育

2011年,在WWF支持下,融合多种环保元素的生态建筑——鞍子河自然保护区环境教育中心建成使用。
靠重力引水;用太阳能供热;采用环保、隔热又防潮的轻钢材料,便于拆卸、移动、减少建筑垃圾;建筑基底架空于地面的设计给小型动物留出通行通道;不同朝向的“立体”窗户让参观者感觉置身于自然之中;外墙体的动物剪影展示着濒危物种的消退;室内用立体的仿真模型代替传统的动植物标本……在这里,每一处精心的设计成为环教中心开展公众保护教育的最佳注解。

 
(四川鞍子河自然保护区 环境教育中心外部)

 
(四川鞍子河自然保护区 环境教育中心外部)


2006年8月,位于周至老县城保护区的 “南太白山环境教育中心”破土动工。2008年的春夏之交,这里已经开始对外开放。利用废弃的土地,就地取材盖房子,靠重力引水,用太阳能提供热水和公共照明,采用大面积窗户吸纳自然光,污水经过三级沉淀浇灌菜园,尽可能购买当地社区的产品……一个个细微的环保实践嵌入了这里。

 
(老县城自然保护区 南太白山环境教育中心动工)

 
(老县城自然保护区 南太白山环境教育中心一角)

2011年,洋县华阳古镇,长青国家级保护区的访客信息中心对外开放。上下两层共200多平米,建筑形式力图融入当地文化,整体同样采用轻钢结构,造价低,施工周期也缩短了很多。占据主街的入口处,它也自然成为古镇的地标。往来的游客一年年增多,透过这里每一景细致的布展,保护的讯息传播开来。
 
(洋县华阳古镇  长青保护区访客信息中心外观)

 
(洋县华阳古镇 当地孩子在刚刚开放的访客信息中心“先睹为快”)

2013年6月,由香港中文大学团队设计的白水河自然保护区环境教育中心建成。环教中心坐落在管状桩基上,这一悬浮的处理不但减少了山坡土方开挖、保持了原有的地貌与植被,未来也利于山区环境的室内隔潮降湿。
 
(白水河保护区 WWF和合作伙伴见证环教中心落成)


年复一年,山里的建筑经历时间的洗刷,接纳着更多的城市人,讲述着野生动物、自然,以及人们应该如何与它们相处的故事。

(图片来源:WWF)

首页 | 上一页 下一页 | 末页   当前页码:7/13   共 13 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