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次全国大熊猫调查专题

2015-02-28 00:00:00


保护的延伸


WWF在过去十年中,

-  为自然保护区和森林公园培训环境教育工作人员超过450人次

-  在大熊猫分布省区累计开展100余个环保宣传教育活动

-  为超过100000公众普及了大熊猫保护知识并带动他们参与保护


通过解说,进而理解。通过理解,进而欣赏。通过欣赏,进而保护。 ——弗里曼•泰登《解说我们的遗产》


从陶渊明的“采菊东篱下”到杜甫的“两个黄鹂鸣翠柳”再到鲁迅的“高大的皂荚树,紫红的桑椹”,身在城市,那些自然的图景不得已成为向往。人们因此尽情地消费着每一次接近自然的机会,却也难免身在其中而忽视了自身的规范。
而在很多山村,住户的数量每年都在下降,年轻人出去打工,或开始了新的城市生活,内心里渐渐远离了原来闭塞的处境。然而传统的生活方式依然在山里延续,它早已和所处的自然环境相互作用,不管是这里老去的一代,还是新的孩童,惟有对身边的自然有更多了解,才能重新看待当下的和希望中拥有的生活。
当保护真正融入无论是城市还是山村人的认知时,大熊猫,以及其它所有珍稀的物种才能长久地在变化的社会环境中生存下去。
 
(游客在在四川鞍子河自然保护区的生态小道上感受自然 )


山村的自然视界
 
2010年8月,佛坪县大谷坪村,暑期志愿者刚到这里便开始了与当地老百姓的沟通。2006年以来,超过1000名由大学生组成的“秦岭青年使者”,先后在保护区周边社区开展志愿服务。每一年的春夏开始,他们了解农户需要,把实用知识送到村中,带来专家指导生计,引导当地孩子们学习和探索,在参与山区的生态保护和社区发展中成长。
 
2008年11月,佛坪县长角坝乡小学的环保讲座即将开始,老师正在为刚刚完成的板报留影。长角坝乡靠近大熊猫走廊带,上山挖药、割漆仍有发生,因此这里也是WWF携手保护区开展社区管理的一个重要地域。在很多大熊猫分布区的山村里,一堂堂自然课程带到了栖息地周边的学校。孩子们被绘声绘色的讲述深深吸引,“爱护野生动物”在他们心里生根,保护的讯息也即刻带回到了父母身边。

2012年4月,周至县姜家坪村,母亲正带着自家的小孩翻看着《巡护员野外工作手册》。这是保护区工作人员在野外调查时随身的口袋书,在农户家里歇息,小孩子便爱不释手地翻起了里面的动植物图片。

 
2014年11月,太白山蒿坪保护站,来自四川和陕西15个保护单位的学员正聚在一起,练习着如何开展自然教育体验活动。旅游活动带给了栖息地保护日益增长的压力,引导公众也成为这些工作者们一项重要的学习和实践。

大熊猫保护的使者

在WWF位于四川的办公室,存放着一封大洋彼岸的来信,“我叫India Jacob,今年10岁。我住在新西兰Tuahwihi。我非常喜欢大熊猫。最近,我和妈妈做了一批大熊猫玩具,以10元/个的价格卖给了喜欢的人。已经卖了7个,赚了165元。但还剩下很多,计划每个17.5元卖掉。我希望,这些钱能够帮助WWF保护大熊猫。”
 
(India Jacob的来信)

都江堰市虹口小学的小朋友王玥,因为WWF在虹口乡开展保护工作知道了India的故事,她自己制作了“保护野生动物”的手抄报,并在老师帮助下购买了树苗栽植在了学校里。王玥希望这些树苗像她和India Jacob建立起的友谊一样,渐渐长大,并让更多人知道保护大熊猫的故事。

 
 (王玥小朋友和她的手抄报)

胡海泉,陈一冰……明星们走下舞台与赛场,来到偏远的山区,用自己的亲身参与带动着更多公众对真实的野外保护工作和野生物种生存的关注。
 
(“羽泉”组合之一的胡海泉在黑竹沟自然保护区加入“熊猫侦察兵”,2011)

 
(奥运体操冠军陈一冰在观音山自然保护区加入“秦岭青年使者”,2013)

首页 | 上一页 下一页 | 末页   当前页码:8/13   共 13 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