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涛: 天津港8.12重大事故,真希望是最后一个!

天津港8.12特别重大火灾爆炸事故,截止到8月24日已经造成123人死亡,50人失踪,624人住院治疗,并对周边的生态环境带来重大影响。在附近水体发现大量死鱼,水质监测点的氰化物最大超标为28.4倍。

今年4月6日福建漳州古雷化工园PX工厂发生爆炸后, 我们曾不无忧虑地发问:漳州PX爆炸后,谁将是下一个?天津港,被不幸言中。我们曾预料到下一个可能会发生,但绝没有想到的是发生得如此之快!而且,在天津港8.12爆炸后仅仅十天后,山东淄博市桓台县的润兴化工厂又发生爆炸!此前些年,还曾发生过类似事故:

• 1989年黄岛油库爆炸

• 1993年深圳清水河危化品仓储区爆炸

•  2008年三水烟花仓库爆炸

• 2011年山东新泰化工厂燃爆

• 2014年昆山中荣工厂爆炸

每一次事故之后,政府都表示要彻查事故责任并严肃追责。但为什么事故依然屡屡发生?我们应当如何反思这一系列事故之后更深层次的原因,认真汲取经验教训,以避免再犯同样的错误?


反思之一:是否需要遏制重化工产业的无序发展,从源头上减少事故的发生?

此次事故的剧毒产品氰化钠主要来自全国化工500强的企业河北诚信公司。事实上,改革开放以来中国通过招商引资,大力发展化工产业,目前已经是世界最大的化工产品生产大国。

世界银行的研究表明:在过去的几十年内,全球的环境污染产业结构并没有发生很大变化,主要都是7个污染行业组成。而发生变化的不过是空间的变化,污染行业从地球的一个地方转移到另外一个地方。一个以重化工为主的经济体,其污染必然严重,环境事故风险必要高。当重化工产业从英国转移到欧洲大陆的德国,再到北美大陆,然后到日韩,污染也是随着这个同样的轨迹在迁移。环境污染中心,也逐步地从西欧到北美再到东亚。今天的中国,作为世界工厂,生产了全球60%的钢铁,60%的化工产品,65%的水泥。在满足自己需求的同事,为全球供给这些产品,把污染留给自己并承担着环境事故风险。根据我们的研究,我国CO2,SO2,COD等污染物排放的大约1/4都是由于外贸拉动的。

要想从源头上减少事故的发生,减少污染物排放,就必须遏制重化工产业的无序发展,调整产业结构。比照发达国家的发展与环境保护路径,我国环境问题的解决程度主要取决于经济结构的转型速度。我国淘汰并改造第二产业与绿化第一产业速度越快、发展第三产业速度越快,则进入后工业化时期的速度就越快,我国环境问题的解决也越快。

调整经济结构、实施绿色经济需先从“绿化”贸易结构、实施绿色贸易开始。出口高污染、高能耗产品是我国经济结构高碳化的驱动力,更是环境污染的拉力。我国应首先改变我国目前对外贸易的价值量顺差而环境逆差的状况,把产品输出国外而污染留给自己。应当尽快停止高污染、高能耗、资源性产品的出口,限制重化工等污染产业的投资。

有关进一步的深度系统分析,请参阅《中国宏观环境战略》研究报告“国际经验篇”。


反思之二:是否有必要尽快实施中国版的《综合环境反应、赔偿与责任法》(CERCLA)?

在目前的重化工产业发展水平下,我国正处于环境污染与安全事故的高发期,企业违规造成的污染与安全事件屡见不鲜。频繁发生的事故责任究竟该由谁来承担?我们究竟需要怎样的机制来惩处污染企业,遏制污染与安全事故?若要系统性地降低、甚至杜绝此类事故的发生,完善并有效地实施现有的相关法律是最为关键的途径。尤其是在十八届四中全会后强化依法治国的背景下,如何充分利用好法律来明确责任、规范行为、保障权益是解决诸多环境事故的抓手。美国等国家的前车之鉴值得我们借鉴。他们在管理环境风险与处理污染与安全事故方面的经验与教训,对我们至少有以下五方面的启示:

1. 应尽快立法,制定我国的《污染事故责任与赔偿法》,建立健全污染事故赔偿机制,特别是要明确各方责任,法律条款要具有可操作性;

2. 与时俱进,及时修法,随“需要”不断修订完善法律法规;

3. 尽早推出强制环境污染责任险;

4. 环境执法能力的“强硬化”要及时到位;

5. 逐步建立并完善全方位、行之有效的环境监督管理体系。

有关进一步的深度系统分析,请参阅WWF-中国科学与政策创研中心(SPIC)的研究报告

点击阅读:《美国的环境风险管理体系对我国的启示》